?此时的竞价也到达了白热化状态,夏长渊与徐家家主徐向德双方的喊价也不副刚开始的时候,几百万几百万的向上加,而是一百万一百万的了。

当价格来到2亿的时候,双方喊价的速度已经很慢了。

要知道这场拍卖会使用的货币可是美金。

这个价格双方都有些挺不住了,往往要在主持人花嫣使用锤子在桌子上略带挑逗性的敲到第三下“还有人竞拍吗?”

另一个人才愿意跟。

“徐家主,这本古籍我自听说之后便看上了,还希望徐家主可以成人之美,日后夏某必将报答!”

夏长渊首先按捺不住了,站起身朝徐向德的方向拱了拱手。

“夏长渊,这件宝贝我也看上了,你也不能让我忍痛割爱吧?

我看夏家主初来乍到,还是把东西让给我吧,免得你吃下去消化不良啊。”

徐向德窝在沙发里,不阴不阳的声音从阴暗中慢慢的飘出来。

夏长渊听着徐向德的话,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徐家主这话可是很不客气啊,虽然我夏某初来宝地,但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柿子。

这事还是请徐家主行个方便。”

“那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说夏家主在省城呼风唤雨好不快活,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瞒你说,在这里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

这东西你就算能拍到你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守住!”

话音刚落,拍卖场一片哗然:“这里可是地下拍卖场的地盘,徐向德怎么敢这么做?”

不过主持人花嫣对此倒是反应平平,冷眼旁观。

“你知道啥?

这个地下拍卖场本来就不干净,还有打黑拳的场子。

只要不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他们才不管拍卖出的物品之后到了哪里呢。”

夏长渊被徐向德带着威胁的话噎的一滞:“本来我想温和商量的解决的,但是没想到徐家主如此不近人情啊。

也罢,我倒要看看是我这过江龙压死了你这地头蛇,还是你这地头蛇吃了我这过江龙!”

夏长渊刚坐下来,旁边的秘书便凑上来:“老板,需要我叫帮手过来吗?”

“喊人!这本古籍我是势在必得!把咱们过来的兄弟都喊上,我要好好搓搓徐家的锐气,要踩着徐家上来!”

夏长渊咬着牙齿。

这位秘书跟在夏长渊身边很久了,本身便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办事情也利索,深得夏长渊的喜爱和信任。

相似的对话也发生在了徐向德那里。

最终古籍以2亿3千万的价格被夏长渊拍到,拍卖会结束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起身站起。

有些人站起身来自然是为了马上离开,大家都知道出了这里马上就会发生火并,现在站起身无论是提前走掉或者溜走到其余楼层,都是百利无一害的。

而另一部分人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类型,他们也想知道是夏长渊这条过江龙厉害还是徐向德这条地头蛇厉害。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是,这里要变天了!主角们摩拳擦掌,观众们也热血沸腾。

萧辰对此倒是很淡定,先是带着赵乾很淡定的来到地下拍卖场的后台,拿出自己的限量版黑卡,支付成功后将赤桑芝带了出来。

赵乾现在是彻底服了,黑卡哎,传说中的东西,自己都没见过几次!这次在萧辰身上看到了,自己再次确认了自己和萧辰的差距。

看来萧大哥做什么都很有底气啊,现在赵乾都有些怀疑萧辰刚刚真的拥有藐视古伦的实力了。

夏长渊和徐向德不约而同的先后走出地下拍卖场,驱车来到了附件的一片平坦的荒野。

两边的人自他们各自的老板出来之后便跟了上来,每边都汇成了一股车队,在荒野上相互追赶着。

双方停下车来,各自摆好架势。

两边都是黑道起家,两边的人也是带着各种管制的道具斧子之类的物品,其中几个人的腰间更是鼓鼓的。

“夏长渊,这时候交出古籍,我还能留你一条活路,不然一会事情控制不住了,你可不要怪我!”

徐向德这个时候还是不忘要挟,先声夺人是他常用的伎俩,这样的喊话不光可以带给自己信心,有时候还能吓退敌人。

可是在他面前的可是夏长渊啊!夏长渊哪里是会被这种威胁给吓到的。

反而是有些火上浇油,夏长渊的火气更大了。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夏长渊也不是吓大了的。

是骡子是马就出来溜溜,别咋咋呼呼的跟个娘们似的。”

夏长渊针锋相对的声音让夏长渊那边的手下热烈了起来,一个个齐声喊着:“娘们!娘们!”

这些手下都是跟着夏长渊出生入死的精锐,各个练就了一股豪迈之气,看起来徐向德的表现还真的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

这时候还说啥,是男人就直接上啊!徐向德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正要下令让手下开战的时候突然又有几只车队过来的。

尘土飞扬间,几只车队停了下来,共同围成了一个圆形。

“你们竟然也来了?”

徐向德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没错,我们也看上这本古籍了,论财力我们可能争不过你们两个,但是说到武力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既然徐家主都来了,那我们自然不能浪费您开的这个好头喽。”

回答徐向德的是一个中年汉子,长得虎背熊腰,嘿嘿的笑着,只不过怎么看起来都比较猥琐。

“无耻!”

徐向德低头骂了一声,知道这件事情变得不好解决了,如果只有夏长渊一个人,自己还是可以打一架然后把古籍抢走的。

但是一下在来了这么多人,已经不好拿了。

现在还只能按兵不动,因为谁先动手谁就吃亏了。

其余人也都知道这个道理,这时候就看耐心,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谁能耐得住性子,谁就可能拿到这本古籍!僵持了许久之后,夏长渊发话了:“这样僵持着也挺没意思的,你们还是好好叙叙旧,在下就不奉陪了!”

说着就要回到车上离开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