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ag游戏直营网|HOME > 夏逆 > 第五十一章、救世主
????收拾好那些灵能结晶,锡安的干员们又开始研究那些向导们的尸体。

????好端端的人,为什么就突然疯了?

????疯了就疯了吧,这世界上突然疯掉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不在乎多他们一些。可为什么他们疯了之后,居然还会念咒语?

????念咒语就念咒语吧,崇拜邪神的蠢货也不少,个个都会念咒语。可为什么别人念咒语只是自我催眠,他们念咒语却能起死回生?

????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一张纸都写不完。

????懂得生物学的安希尔留下,既照顾伤员,也研究那些尸体。电蛇和都灵再次出发,在这座早已荒废的城市里面寻觅所谓“治疗灵能感染者的方法”。

????但这座城市实在太大,她们花了一天时间,也只是搜索了大概五分之一都不到的区域。

????想要把整个城市都搜索下来,至少还需要五天。

????这倒是在锡安组织事先的计划之中,他们带来了足够的粮食和饮水,足够二十个人吃上十天。现在只剩七个人了,节省点吃上一个月都没问题。

????一个月的时间,怎么都够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比较平静,大家养伤的养伤、搜寻的搜寻、研究的研究,各忙各的。

????潘龙既不需要养伤,也不知道该搜寻什么,更不懂生物学和灵能医学,所以他安心修炼。

????每天早上起床,吃了早饭,然后找一块开阔的空地躺下,晒着太阳修炼九转玄功,炼化体内的地煞之力。

????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他几乎把时间都花在修炼上了。

????养伤的大角对他的修炼方法很好奇,提出想要学习。

????潘龙也不藏私,将九转玄功的炼化法门教给了他——倒也不是他不想传授完整的九转玄功,实在是这功夫入门那一块有太多九州武学的专属概念,什么经脉、真气、阴阳……这些东西一个个解释下来,他怕不是要专门写一本书才行。

????而且,他自己其实都谈不上有多精通九转玄功,自己都还处在一边摸索一边进步的阶段,哪里有资格详细教人?

????光是为了传授那个用以炼化体内异种能量的方便法门,就花费了他至少三斤吐沫。

????天晓得为什么明明很简单的,甚至于一目了然的道理,大角却怎么都不明白,以至于他转弯抹角举了十几个例子,才算是勉强讲通。

????大角这人看起来挺聪明的啊!

????好在,花了五天时间,大角总算是勉强学会了那个炼化法门。

????学会之后,他就学着潘龙,躺在太阳底下运功炼化。

????潘龙不明白他究竟想要炼化什么?他体内又没地煞之力……

????经过一天的运功,晚上吃饭的时候,皮肤被晒到通红的大角很兴奋地说:“那个办法真的有效!”

????潘龙眨着眼睛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体内的灵能,被削弱了!”

????潘龙还是不明白,但电蛇却猛地跳了起来。

????“灵能削弱了?”她大声问。

????“没错。”

????“不是被‘消耗’掉,而是被‘削弱’了?”电蛇强调。

????“没错。”

????“你确定?”

????“没错!”

????电蛇的眼睛几乎都在发光,一把拖住因为中毒昏迷三天,到现在都还病怏怏的弗兰卡:“快快快!赶快拜师学艺啊!”

????“学什么啊?”

????“当然是学习这种削弱灵能的方法!”电蛇大声说。

????弗兰卡叹了口气,说:“很难学的。”

????电蛇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几乎脸贴着脸大吼:“再难也要学!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学会!”

????弗兰卡嫌弃地推开她的脸,抹了抹自己脸上的吐沫星子,叹了口气。

????“潘先生,您介意多一个笨学生吗?”她问。

????潘龙叹了口气:“好吧,你想学的话,我教你就是。”

????他其实真的蛮介意再多一个笨学生的,但是毕竟人命关天。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明白了“灵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的人们在使用灵能,或者是接触含有灵能的东西,或者是因为别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总而言之,他们有时候会被灵能侵蚀,使得自己的体质发生变化,拥有制造并且控制灵能的能力。

????这种情况被称之为“灵能感染”,感染者会因此拥有超能力,有的甚至能够强大到一个人就足以匹敌一支军队的地步。

ag游戏直营网|HOME????但这并非好事,因为灵能者——对“灵能感染者”比较客气或者说善意的称呼——使用灵能的过程,会不断加重自己被感染的程度。等到灵能感染到达一定程度,他们就会渐渐陷入疯狂,有的人会因此转变成怪物,有的人干脆就会直接爆炸,化为一团呼啸的灵能火焰。

????那种爆炸,就被称之为“灵能爆发”。

????一旦被卷入灵能爆发,如果没有恰当的防护加上足够的好运,几乎百分之百会被感染。就算不被卷入灵能爆发,和灵能者相处多了,没有合适防护手段的话,也很容易被感染。

????所以这个世界的人们,对于灵能者非常排斥,甚至于常常加以迫害。

????但是,灵能者们很强!很强!很强!

????这很重要,所以需要强调三次。

????灵能者们和歧视迫害他们的群体爆发过多次激烈冲突,因为这激烈的矛盾而死的各国、各组织首脑加起来超过一百人,毁灭的国家和组织两只手都数不完。

????在一次次的冲突中,灵能者里面也渐渐形成了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大组织。

????大角他们所在的“锡安”,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组织相对比较温和,他们的宗旨是收容和治疗灵能者,改善灵能者的生活条件,缓解灵能者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

????当然,“温和”也只是相对的,当遇到那种态度激烈的极端分子时,无论对方是灵能者还是普通人,锡安的干员们都不介意对他们动刀枪,送他们去死。

????死一个人,总好过死一群人。

????一家哭,总好过千家万户哭。

????和锡安相比,另外一个着名的灵能者组织“合众”就完全不同了。

????那个组织宣称灵能是人类进化的正确方向,号召灵能者们站起来,尽可能感染更多的人,目标是让全人类都成为灵能者。

????至于灵能者最终会发疯变怪物甚至于爆炸的问题,他们则说是进步所必然要经历的阵痛。

????这说法对于灵能者尤其是年轻的或者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灵能者们,有着超乎想象的诱惑力。他们总是会被这一套蛊惑,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积极投身于“伟大的道路”之中,最后或者无声无息地死在某个地方,或者带上一群人炸成一团火焰。

????但他们的牺牲,严格来说,还真的是有意义的。

????锡安做事毕竟太讲道义——作为一个白道组织,这是他们不得不遵循的原则。很多时候,对于那些迫害灵能者的国家和组织,锡安还真的是不大方便出手。

????而合众就不同了,对他们来说,所有非灵能者都是敌人。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道义——或者说,他们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讲道义,但他们的道义只对愿意和灵能者友善相处的人使用。

????所以,这个组织其实是灵能者们最大的威慑力所在——那些统治者们有妥善的防护手段,他们不怕灵能感染。但他们的防护手段再妥善,也禁不住有一大群超人日夜盯着,随时准备跟他们同归于尽。

????正如核弹的威慑力在于它能够摧毁财阀和高官们——无论是从生命的角度摧毁,还是从权力的角度摧毁——当灵能者们用实践证明“自爆面前众生平等”之后,普通人和灵能者之间的矛盾,反而有了缓和的余地。

????……毕竟谁也不想要跟合众打交道,所以就算是在一些“细枝末节”的方面对锡安让个步,也是可以接受的嘛。

????按照这逻辑,似乎锡安可以左右逢源,过得无比滋润。

????但事实恰恰相反,锡安这个组织从最上层的“医生”、“女王”、“奇美拉”到最底层的那些辅助人员,大家每天都忙忙碌碌,诸如工作太忙而缺少睡眠,或者是压力太大掉头发……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据说“医生”每天要工作超过二十个小时,据说“女王”必须要靠大剂量的药物镇定才能水安稳,据说“奇美拉”因为极度透支,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年的生命……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据说”的话,那么电蛇、安希尔和都灵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就是潘龙亲眼所见的事实了。

????他们所忙碌的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标。

????清除灵能感染,治疗灵能感染者,恢复这个世界的和平。

????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比较高效的治疗灵能感染的手段。

????“医生”是一位天才的学者,他研究出了多种能够缓解灵能感染的药物,“锡安”也因此成为了世界闻名的制药企业。

????可“缓解”和“治愈”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缓解灵能感染的药物,实在是太贵了!

????“医生”本人并不指望靠这些药物赚钱——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如果牺牲他自己能够拯救所有的灵能者,他绝对会微笑着去死。

????但锡安这个组织要运作,需要钱。

????而且……那些药物的生产成本,本来就很高。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感染灵能,除非是富豪家庭,否则几乎不可避免地要朝着家破人亡的方向滑落。

????锡安能做的,也只有尽可能挽救一些人。

????海滩上每一条搁浅的鱼都想要获救,可那个救这些鱼的孩子救不了所有的鱼,他甚至只能拯救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而现在,情况变了。

????几天之后,当弗兰卡也通过炼化法门将自己原本正在不断加深的灵能感染控制住,甚至开始缓缓削弱的时候,一直笑得很从容的她第一次哭了。

????哭得稀里哗啦的,没有一点点从容优雅的样子。

????然后,锡安的干员们一致决定,立刻动身返回总部!

????斯科拉普废墟里面可能有古代人对抗灵能感染的手段?

????去他的!谁在乎!

????对抗灵能感染的手段,此刻就在他们的面前,甚至于他们已经得到了。

????“潘先生,您或许并没意识到。”离开斯科拉普废墟的那天晚上,大角严肃地对潘龙说,“您的技术,将会拯救这个世界!”

????“有那么夸张吗?”潘龙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不好意思地说。

????“甚至于比我说得更加夸张!”大角的语气无比坚定,“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您就是不折不扣的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