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1191章 给你一个机会
?千峰崖山高,路不好走。

顾南笙才刚刚生产,实在经不起颠婆,而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仓库是有修复功能的,如顾南笙这样气血两亏的状态,如果能进去养一养,应该会好得快得多。

“是。”

御医虽然不明白皇上为何只将俩个孩子送走,但皇帝的命令,谁敢置喙?

回应完了之后,便转身去准备了。

谢宇辰吩咐完御医之后,又进营帐去看了顾南笙。

生了两个孩子,把顾南笙累坏了。

此刻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躺在床上,睡得极为平静。

谢宇辰看着熟睡的顾南笙,想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将顾南笙强留在身边后,二人之间谈不过三句话,顾南笙便会与他呕气,二人间的关系,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

果然,还是睡着的顾南笙,比较合他心意。

他也有点厌倦顾南笙与他呕气的日子了,也许,是时候做了一些他很久之前就想做的事情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西凌士兵的急报:“皇上,急报。”

谢宇辰怕那人吵到顾南笙,听到急报后便起身,先将昏睡的顾南笙弄进仓库去养着,而后才走了出来,确定来人是奉命守在悬崖边的西凌士兵,他眼中冷意一闪:“怎么了?”

“是冷大人传来了消息,北冥人搭了人梯护送北冥皇帝从悬崖底部上来,冷大人负责拦截,但是也不知道北冥皇上是怎么了,连冷大人也招架不住,冷大人说北冥皇上也许很快就会杀过来了,让属下们即刻护送皇上撤离。”

冷一航已经是排行第一的杀手了。

如果连他都招架不住云瑾承的话,那么整个千峰崖,便不会再有人拦得住他了。

?谢宇辰闻言,眼神微眯。

一般有危险危及皇帝性命时,肯定是以撤离为主,但在谢宇辰这里,不存在的。

他几乎都没有一丝犹豫,便冷笑一声:“来人,立刻调一队人火速护送孩子离开,其余人,随朕去悬崖边。”

自从云瑾承与顾南笙在一起,便注定了他这一辈子,都是谢宇辰的敌人。

敌人间的较量,总归是要有一个了结的。

……即便是天下第一的杀手,在服用了洗髓丹的云瑾承跟前,也逐渐显出败像。

而后,又有许多的西凌士兵,加入了战斗圈。

此时的云瑾承,也好似入了魔一般,眼底只有杀戮,因为他心里明白:他要见顾南笙,唯有杀尽眼前的这些人。

云瑾承发狠。

掌风忽闪,他已经抵至冷一航跟前。

已经受伤的冷一航根本躲闪不及,目前的状况来看唯有生生抗下这一掌了。

冷一航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却没有想到,云瑾承的那一掌还没打在他身上,他便只感觉身后被人一推,他飞了出去,成功避开云瑾承这一掌。

而后,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那是谢宇辰将他推开,而后硬生生的接下了云瑾承的一掌,两个相互视对方如情敌的男人,彻底站在了对立面。

谢宇辰率先轻笑:“呵,朕倒是没有想到,云瑾承你竟然也能从崖底翻起来。”

云瑾承不想跟谢宇辰废话。

确切的说,从谢宇辰将顾南笙给绑走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再也回不去,再也不可能和颜悦色的在一起谈天说地。

手中的长刀一扬,云瑾承冷声问道:“谢宇辰,阿笙在哪儿!”

“她在一个,只要我不想让你找到,你就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谢宇辰也实诚,如实的回答,而后他扭头看了眼已经受伤的冷一航,开口道:“红袖已经回皇宫了,你去护送她一程。”

顾南笙在仓库里养伤,而红袖则是临危受命,奉圣旨带着俩孩子和奶娘一起回皇宫的。

?冷一航有些迟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

而后,便转身离开。

?云瑾承眸色沉寂,脑子里闪过顾南笙身后的那个仓库,谢宇辰能靠着手镯进出仓库的事情,他早就知晓了。

而那个仓库,才是他唯一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眼下见谢宇辰这样说,想来顾南笙一定是被他关在仓库里了。

“你知不知道,阿笙快要临盆了。”

云瑾承心头窝火得很。

谢宇辰冷笑,而后道:“朕当然知道,朕不止知道,朕还亲自陪着她生产,就在一个时辰前,阿笙成功生下了腹中的龙凤胎,母子平安,不然你以为朕为什么要将阿笙留在仓库里?”

母子平安,这是个好消息。

但对云瑾承来说,却无比的刺心:女人生产的时候,是一生之中最难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自从得知顾南笙怀孕之后,他便无时不刻的在谋算着顾南笙的临盆之日,也早已做好了准备陪着她回现代去生产,甚至以前还商议过,云瑾承会进产房陪产,做第一个迎接孩子的人。

但是,到底人算不如天算,半路杀出谢宇辰将顾南笙掳走。

云瑾承心头,充满了滔天的后悔和自责,他竟然让阿笙独自面对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他,真的是该死!但是,纵然有再多的悔恨和遗憾,已经造成的伤害,便已经造成了。

云瑾承猛然抬手,空气之中很快刮起一阵诡异而寒凉的风,雪亮的长刀指着谢宇辰的面门:“谢宇辰,你把阿笙还给我,否则,今日千峰崖,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云瑾承,你以为你能从悬崖底下爬上来,便有能力杀了朕么,那朕,倒也要看你有没有杀朕的本事。”

谢宇辰有蛊王傍身,面对云瑾承的挑衅是丝毫不急,甚至还有些不屑。

而后,他又十分恶劣的挑衅道:“不过,有个问题朕觉得有必要事先跟你说清楚,阿笙的手镯,已经被朕收走了,今日朕也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能杀得了朕,便算你赢,你或许还有能见到她的机会,但你若是杀不了,那么朕便再也不会给你见到阿笙的机会。”

?言下之意很明显:你若是能杀我,我便认命了;你若是杀不了我,那我便会带着顾南笙永远的离开你。

原本云瑾承还看着顾南笙的份上,对杀了谢宇辰持了一分犹豫,但如今谢宇辰这般行为恶劣的找死,倒是将云瑾承心中的那分犹豫给打消了:“那我便杀了你。”

话音落下,云瑾承已经率先出招。

长刀带着杀气和内力凝结而成的寒意,直接劈向谢宇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