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北平说书人 > 第四十五章 不要脸
????潘诚立是现在评书一门的门长,是现在北京评书研究会的会长,大家都叫他潘会长,当然了老书座儿都叫他“潘记书铺”,因为他会的多。

????他现在也在王八茶馆里说书,秦致远说白天,他挑灯晚儿,两人关系很好。高杰义和吕杰诚跟他熟悉的很,再说潘会长跟他们师父同辈,小橙子认个爹也正常。

????至于双厚坪,艺名双文兴,是上一任的会长,评书研究会是1916年成立的,他没当多久就卸任了。他跟秦致远也是同一辈分的艺人,秦致远也是评书一门的顶尖人物,跟各位大佬都很熟悉。

????当然了,像高杰义这样瞎认亲戚的事情,也就他自己干的出来了,这年头说评书的还是挺有节操的,毕竟是个先生,是个读书人嘛。

????小伙子一见自己撞在铁板上了,当时就懵了,又听见高杰义要带他去见瞪眼玉子,当时就快吓尿裤子了。

????相声一门现在还是相声八德的天下,相声一门的主要五个辈分,德寿宝文明,德字辈艺人还是现在相声一门的主力军,德字辈的大师兄,就是裕德隆,他是现任相声门的门长,因为眼睛长得特别大,所以江湖人称瞪眼玉子。

????后世大家所熟知的寿字辈艺人都还没起来呢,寿字辈的大师兄后来的门长张寿臣现在还是刚溜达到天津呢,都还没闯出名气来呢,还得万人迷李德钖带他一阵他才能起来。

????至于大家更熟悉的宝字辈艺人,比如侯宝林,再过俩月就可以喝他的周岁酒了,他还不满一周岁呢。

????小伙子可不敢去见瞪眼玉子,没错,他就是相声门人,呛行的时候被人抓了,等会儿可有他好受的。

????小伙子立刻嚷嚷道:“谁啊,谁啊,谁是说相声的,谁啊,我怎么可能是说相声的,我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呢,你骂谁呢,我与相声不共戴天。”

????高杰义和吕杰诚同时虎躯一震,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火起来连自己都骂?

????说着,小伙子先把钱揣到兜里,然后把醒木都东西抓在手上,另外一只手一边握拳举高一边大声喊着:“我与相声不共戴天,我与相声不共戴天。”

????这套路数估计他是从游行示威的进步青年身上学来的,这小子可真行。

????“我与相声不共戴天,我与相声不共戴天……”这小子脸上露出愤恨和英勇无畏的神情,不知道他这表情是不是也是跟进步青年学的,他一边举拳喊着一边往外走。

????高杰义一看这小子要溜,他一把就把这小子的衣领子给扥住了:“想跑?没门儿。”

????小伙子一边挣扎一边嚷嚷道:“你放开我,谁跑了?谁跑了?我要去跟说相声的拼命,我与相声不共戴天。”

????高杰义也不得不称赞他:“你小子真是个人才。”

????小伙子叫道:“人不人才的我先不管,我先去跟那帮说相声的拼了再说。”

????高杰义紧紧扥着他的衣领子,笑道:“跟说相声拼命是吧,没问题啊,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们领头的,走,我带你找裕德隆去。”

????小伙子都快哭出来了:“你到底打算怎么着啊?”

????高杰义说道:“那咱们可得论道论道了,首先你呛行说书,这你没跑吧?”

????小伙子辩解道:“我哪儿说书了,我说的是单口相声。”

????高杰义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不是说书你在搞鬼啊?”

????小伙子理直气壮道:“我说的东西你们评书里面有吗?你们哪段评书里面有我说的这个了?我说的就是单口相声,我讲小笑话呢,不行吗?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这孙子可算逮着理了。

????高杰义道:“哪儿就没有了,你说的就是《永庆升平》刚刚说的就是康熙私访月明楼,康熙爷正跟四霸天打架呢。”

????小伙子叫起了撞天屈:“哇,我什么时候说的这个了?我说的是《麻袋胡同九头十三尸凶杀奇案》,这我自己写的,我什么时候说《永庆升平》了?”

????高杰义问吕杰诚:“小橙子,你听见他刚才说的是什么了吗?”

????吕杰诚点点头,很老实地回答:“听见了,他刚才说的就是《永庆升平》,说的就是康熙私访月明楼,而且说的还不好。”

????小伙子傻了。

????高杰义道:“你看,小孩子总不会骗人吧?再说他还是潘会长的儿子呢。再者说了,现在有自己会写书的相声艺人吗?没有的,没人信你的。”

????小伙子都要哭了。

????高杰义不为所动,继续道:“这是第一条罪状,呛行说书。第二条,你辱骂我们评书一门的潘会长和双先生。”

????小伙子震惊且悲愤地看着高杰义:“我哪儿就骂人了?”

????高杰义问吕杰诚:“小橙子,他骂了吗?”

????吕杰诚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骂了。”

????小伙子听了想打人。

????高杰义接着道:“再说第三点,你刚才还辱骂相声一门,这你总没跑了吧?得,你说怎么着吧,是我带你去见瞪眼玉子呢,还是我叫上我们评书门的人带你一起去见瞪眼玉子呢?”

????小伙子面色灰败:“得,爷,我认栽了行不?这是我今儿赚的钱,我都孝敬您了。”

????小伙子掏出钱来。

????吕杰诚顿时眉开眼笑。

????高杰义把钱抓在手上掂量两下,对小伙子说道:“小子诶,都到这时候了,撂个实底吧,说吧,你姓甚名谁,哪家门户?”

????小伙子无奈道:“我叫李寿海,家师闫德清。”

????高杰义琢磨了一下这两个名字,没听过啊,他道:“你小子不会是在骗我吧?”

????李寿海苦着脸道:“我哪儿敢啊,这大家伙儿都知道,就这旁边练摊儿的各位都知道我叫李寿海,您扫听一耳就知道了。”

????高杰义把钱收起来,说道:“按照规矩,我得拿你的钱。但是今

????儿的事我可以全当没瞧见,只要你帮我做件事儿就成。做好了,万事没有,我还能把钱还你。不做好了,我依然要算你今日的账,要是我去跟瞪眼玉子说了你的事儿,嘿,怕是相声行可容不下你吧。”

????李寿海苦着脸道:“啊……我胆子小,犯王法的事情我可不敢干。”

????高杰义没好气道:“放心,是大好事。”

????李寿海一脸不信地看着高杰义。